注册忘记密码
查看: 6132|回复: 111

[身边事] 祸种!?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7-5 21:12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t01656073a74124adef.jpg
    我叫秦川,用大伯的话来说,我是从太平间里爬出来的孩子。
  在我妈生我的时候羊水破了,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,尸体刚送到太平间,我却出生了,手里还“抓”着一串肠子。
  “这孩子不能留!是个祸种!娘死了,他还能爬出来!”
  我身体很健康,可我老爹不待见我,他把我妈的死赖在了我的头上,说我是个怪胎,把我摔在了地上,为此我的腿落下了毛病,成了个小瘸子。
  也许是我老爹的话应验了,在我出生后的第十天,爷爷为了庆祝得了个孙子,想做些好吃的,一个不小心脚滑了一下,直接跌进了大锅里,活活被油给炸成了人块。
  爷爷下葬的时候,老爹差点没将我一起给埋了,还是奶奶救下了我,说不管怎么样,我都是老秦家唯一的种了,不能死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5 21:24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我是不能死,可就在爷爷头七的那一天晚上,奶奶烧纸钱,竟然给家烧着了,自己被活活烧死,而我和老爹一点事情都没有,一觉到天亮。
  从那以后,老爹也不要我命了,但是只要一不顺心对我非打即骂,身上到处都是他给我留下来的印记,久而久之我也习惯了。
  只是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规律,不管是谁,只要对我好,那就必定倒霉,轻则大病一场,重一点的那就是挂了,除了我爷爷奶奶,就算是家门口的邻居给了我一块糖,他走路腿都能摔折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5 21:3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   倒是我老爹,他原本是一无业游民,可我出生后,不知道怎么做了点小生意,做着做着就发财了,有一次他喝醉了,看着我就骂:“真他娘的是个贱骨头,对你好的都要死,老子天天打你,还能发财?”
  至少我也这么觉得,我是个贱骨头。
  十岁那年,老爹忽然领回来一个阿姨,两人很亲热,没一会就光溜溜的抱在了一起,老爹看见了我,这一次竟然没有打我,而是拿了点钱让我出去买吃的,还让我今天晚上别回家?
  这是我印象中老爹第一次对我笑,拿着钱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,就在家外面不远的地方整整坐了一宿,毕竟我是个贱骨头,也没有朋友,大人都告诫自己的孩子不准跟我说话,更别提是做朋友。
  可是我没有想到老爹唯一一次对我好的下场就是死了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,也没有人告诉我,他就是死了,虽然他打我骂我,可那还是我爹,就因为给了我一百块钱,对我笑了一次,死了?
timgVLF4AJ69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5 21:31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这一下村里的人都传开了,又说我什么是个讨债鬼,把秦家一家人都给克死了,一个都不留,我就记得那一天晚上,村长带着几个大汉直接闯进了我的家的院子,抓住了我,想要给我活埋,说我迟早会害死全村。
  也就在这个时候,我大伯来了,我印象中的大伯,是一个很糙的汉子,从小除了爷爷奶奶就他会对我笑,但是那笑容看着我害怕,我和大伯还有一个共同点,他也是瘸子。
  “村长呐,我弟弟死了,你不去查,反而要活埋这么一个小孩,你啥意思?”大伯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我的身边,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,可就在下一秒,头顶上的灯掉了下来,给他的脑袋砸破了。
  “他娘的……真背……”他朝我脚下吐了一口唾沫。
  “秦瘸子,你看看,你摸他一下脑袋就开了,难道他爹的死,不是他克的?他不走,我们全村都不得好过!”
  大伯也不说话,只是慢慢弯下腰捡起了一块碎的玻璃,走到了村长前,啥也不说对着他脑袋就是一下:“你看你,你脑袋也破了,和孩子有关系吗?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7-5 21:56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继续.....霸头位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7-7 11:31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天天等,楼主快快....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7 11:41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要造反!”
  “得了!”大伯怒了:“都给老子滚,老子来是为了搞清楚我弟弟为么子死的,搞清楚了,我就带他走!”
  其实这事情村长也理亏,毕竟我也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了,虽然我确实是贱骨头,可只要不和我说话,有关系啥的,一点事情都没有,他要杀我无非就是看我老爹以前做生意搞了两个钱,想要霸占。
  要不是我大伯突然来了,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搞。
  让我想不到的是,村长走后,大伯收拾了一下我家里的东西,全部给我带上了,就要带我走。
  “大伯……你……你不是要查老爹的死因吗?”
  大伯瞪了我一眼:“查个屁,赶紧跟我走!”
  大伯发怒,让我不敢继续说话,和他出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家,可这一看,我却吓出了尿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7 11:4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   因为我看见,本来已经关了的大门竟然开了,我就看见,我老爹,爷爷奶奶,还有我娘他们都站在了门口对我不停的摆着手!
  他们都死了呀!
  我哆哆嗦嗦的抓紧了大伯的衣角,大伯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巴掌:“看啥呢?赶紧走,不怕被村长抓去活埋呐?”
  我全身不停的打着摆子:“大伯……我……我看见我爸妈还有爷爷奶奶了,他们就在大门口……”
  大伯表情立刻就变了,拽着我加快了脚步,说道:“闭着眼睛跟我走,不想死就不许回头!”
  我很害怕,我问大伯为什么爷爷奶奶还有爸妈他们都死了,我还可以看见他们,可是大伯没有回答我,只是幽幽的叹了口气。
  之后我再也没有看家一眼,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多年,而大伯也成了我唯一的亲人。
  只是大伯的脾气很不好,非常凶凶,他住在离我们村比较远的一个小镇上,开了一间扎纸店,平日里也帮别人做做白事,一条龙服务。
timg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7 11:5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   刚到他家的时候,他不由分说的就给了我一套新衣服,说我以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,让我换上,我很开心,毕竟从小到大,我压根就没有几套衣服,老爹根本就不管我。
  花花绿绿的,虽然看上去很别扭,但是穿起来十分的舒服,只是每次大伯带我出去的时候,镇子上的人都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。
  我觉得很别扭,就和大伯说不想穿这个花花绿绿的衣服了,只是大伯就说小孩子要什么好的,逼着我穿,后来时间长了,我也就习惯了。
  这些年间,我也跟着他学着手艺,可只要我稍微做错了一点,他就骂我,害的我在他面前不敢大声说话,而且还有一个忌讳,就是绝对不能提起我家的事情,不然更惨了。
  有次大伯喝多了,我就说了一句我想家了,他上来就用酒瓶子砸我,搞的我满身都是伤。
  不过大伯也有心疼人的一面。
  今天是我十三岁的生日,店里生意不忙,大伯让我自己出耍,还给了我一些钱,让我去买个小蛋糕吃吃。
  我开心极了,每年的今天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,我喜欢吃蛋糕,奶油可香甜了。
  可当我买完蛋糕准备回去一个人享受的时候,遇见了我们这一片的孩子王,叫赵宝,比我大两岁,很调皮,可是大人拿他没办法,他连自己的爹娘都不怕,可就怕我大伯。
  刚开始来的时候,他找我玩,结果给我推到河里,差点没淹死我,大伯直接给他打了一顿,从那以后虽然不害我了,但是却经常冷嘲热讽的,说我穿的衣服都是别人不要的,也没吃过什么好吃的。
timgNT5UVB8W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7 12:00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我看了看手中蛋糕,不是说我没吃过好东西吗?我就当你面吃,我拿着蛋糕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。
  赵宝看见了我,走到了我的面前:“哎哟,这不是小瘸子吗?手里拿着啥?你也能吃蛋糕?”
  我白了赵宝一眼,冷哼一声就想走。
  可赵宝竟然拦住了我,奇怪的看着我,凑到了我的耳边小声说道:“瘸子,这蛋糕是不是你最后一餐?你知道你身上穿着的一直都是什么吗?”
  我狐疑的看着赵宝:“什么?”
  赵宝忽然嘿嘿一笑,双手环着胸:“难道你瘸子大伯没有告诉你,你身上穿的是寿衣吗?你晚上睡觉是不是也睡在棺材里!”
  “你胡说!你才穿寿衣,你全家都穿寿衣睡棺材!”
  “你这瘸子真小心眼,我逗你干什么?我二大爷上星期去世就是穿你这大一号的衣服睡棺材的,我逗你作甚。”
  “你胡说!”
  这是我最喜欢的衣服,虽然看着很别扭,但是穿着很舒服,竟然被他说成了寿衣,不争气的眼泪流了出来,我一把扯掉了身上的外套和裤子,穿着个内裤就跑回家了。
u=1689911402,2395119814&fm=200&gp=0.jpg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7-7 12:2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妈妈网,我看过你的小说,太好看啦,继续,等你哦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7-7 12:2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讲聊斋后记,顶一个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7-7 14:23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把小说搬妈妈网,有提成吗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7 16:51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 跑到家后,我赌气的将还没来得及吃一口的蛋糕直接砸在了地上,大伯不知道在弄啥,回头看了我一眼,眼神有些奇怪:“你衣服呢?”
  “穿着丢人!丢了!不就一套破衣服吗?我不稀罕!”说着,我竟然还鄙视的看了一眼我大伯:“没钱买衣服给我,干什么给我穿寿衣!”
  也许我不说这句话还没什么事情,当我说完这句话之后,大伯竟然整个人都炸毛了,跳到我身边甩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!
  我愣在了原地,这是大伯第一次打我,以前最多就是对我凶,骂我。
  我看着他不说话,咬着嘴唇,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流出来,掉头刚准备跑,却看见在大门口处站着几个人影!
  竟然是我早已死去的爸妈和爷爷奶奶,还有那赵宝刚死不久的二大爷!
  “大伯!大伯!我看见了……”那一刻,我忘记了嘴巴的疼痛,直接躲到了大伯的身后,哆哆嗦嗦的指着大门口,就好像我离开家的那一晚。
  大伯正在气头上,刚准备骂我,可朝门口看了一眼之后脸色立刻变了,连忙将我一把拉到了身后,让我转过身去不要看。
  “脱裤子,撒尿!”大伯说着,一边蹲下身直接用手在泥土里刨出了一个小坑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7 16:54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   我哆哆嗦嗦的只能照做,原本是没尿了,是被吓出来的。
  此时大伯的手中不知道从哪里多出来了一根小木棍,竟然将刚刚发出来的泥土直接放到了坑里,连着尿开始和了起来。
  “呸……”大伯吐了一口唾沫,直接抓起了和的泥往我脸上就这么一摸。
  尿骚味加上泥土的味道,让我差点没吐出来,我想弄掉,可大伯一巴掌打开了我的手:“想要活命,在这泥巴干了之前找回衣服,听到了没有!”
  说完他就将我的身子转过去对准了大门,此时我竟然看不见了爸妈他们的身影了……
  大伯见我愣在了原地,猛然对我大吼一声:“还不快去!”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8 21:43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我硬着头皮穿着内裤就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,当我来到刚刚丢掉衣服的地方发现那里还有那寿衣的踪影,我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,我只知道我害怕,我好后悔自己开始做的那一切。
  我翻便了周围所有的垃圾桶,所有寿衣可能存在的地方,可还是一无所获。
  我急的的哭了,脸上的泥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慢慢脱落了。
  “这不是小瘸子吗?哈哈!你们看他那样子,刚刚穿寿衣,现在又穿内裤装叫花子!哈哈!”赵宝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。
  我扭头白了他一眼,要不是他,现在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事情,找不到衣服……我就要死了!
  “赵宝!你把我衣服弄哪里去了!”
  “哎哟!小瘸子,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不要以为你有老瘸子给你撑腰我还真就怕了你!给你个道歉的机会!”
  赵宝的样子十分欠揍,我瞪着他也没有说话,过了片刻之后这个家伙竟然一把揽住了我的脖子,想要将我放倒,此时我什么也不管了,抓住了他的胳膊,哇的一口就咬了下去!
  力气之大,给他的皮肉咬破了,我自己满嘴鲜血。
  赵宝怪叫一声将我推倒在了地上,恶狠狠的瞪着:“你给我等着,你咬我!你永远都别想找到衣服!”
  赵宝跑开了,其他的小伙伴在一边起哄,说我要倒霉了,有人说我那寿衣被赵宝拿走了,说是要戏弄我,他现在被我咬伤了,加上刚刚说的话,难不成他要毁了衣服?
  我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,我肯定追不上赵宝,而且现在脸上的泥巴已经大部分都脱落了,我要赶紧回家告诉大伯!
  “大伯大伯!衣服找不到了!赵宝,是赵宝给拿回家了!”我急匆匆的跑回了家中,刚推开门我就大声吼了起来,我知道,是大伯的话绝对有办法将衣服要回来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8 22:08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可是大伯听了我的话之后,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冲出门,而是低声叹了一口气:“洗个澡,把身子洗干净,去我房间的箱子里找套衣服穿上。”说着,大伯朝着外面走去,刚走下台阶回头看了我一眼:“记住,任何人敲门都别开,我回来了自己会开门,明白吗?”
  我点点头,大伯走了,我不知道大伯要干什么,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此时我的脑袋中只有一个念头,是不是我真的要死了?
  我洗了个澡,将脸上的尿泥洗的干干净净的,我走到了大伯的屋子,至于他说的那个箱子,他曾经就跟我说过,那里面都是他为自己准备的,说是自己死后会用上,至于里面有什么,我却不知道,曾经我想偷偷打开看看,却差点被大伯给打了,后来打死我也不敢偷看。
  今天却不一样了,我找到箱子,上面的灰十分厚重,轻轻一吹就差点迷了自己的眼睛。
  打开来一看,里面确实有一套衣服,款式和我今天弄丢的一模一样,只是大一号,除此之外,里面还有一本泛黄的书和一些黑白照片。
  我不敢私自动大伯的东西,所以就没有多看,直接拿出衣服穿起来后就将箱子给还原了。
 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如同武大郎一般,有些滑稽,可我此时真的笑不出来。摆弄着衣服,忽然有一个什么东西从衣服的口袋里掉了出来,我弯下腰去捡,是一张只有一半的黑白照片,上面是几个人的下半身,上半身没有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12 20:55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将照片收好,我抬起头看了一眼镜子,这一眼却差点没吓破我的胆。在我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影子,就如同一个人一般!
  当我看向镜子里的那一刻,里面的人影伸出了手,已经打在了我的双肩上,我只感觉脖子那一块的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,不自觉的发凉起来,而我则是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。
  我似乎听见了一个声音,好像是唱戏的声音,听着听着我感觉整个人有些犯迷糊,特别想困,还打起了哈欠。
  “汪!汪!汪!”
  我整个人猛然一个激灵,直接一个转身,却看见大伯养了七八年的大黑此时正对着我龇牙咧嘴的叫唤着!
  大黑是我大伯养的狗,也是我童年唯一的玩伴,平日里的它十分乖巧,很少叫唤,有次家里进了小偷大黑都不叫,我当时就问过大伯,为啥大黑看见坏人都不叫,那时候大伯心情好,对我说大黑不是看人的,只有看见脏东西才会叫。
  我已经好几天没看见大黑了,它出去玩了,可在这个时候回来对我叫,难道是……
  我刚向前走一步,大黑叫唤的更加凶狠了,整个身子都躬了下去,好像随时要想我扑来。
  吓得我两腿一软,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,这还是我认识的大黑吗?
  “大黑……大黑,是我啊……你……”我慢慢向后挪动着,触碰到了镜子,才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12 20:56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   这个时候大黑好像已经六亲不认了,一咧嘴,低沉的吼了一声后,后腿发力,直接朝我就扑了过来,那样子,要将我撕个粉碎!
  “不要!”我举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  可我却没有感受到一点伤痛,反而听见了大黑一声惨叫,我睁开眼睛一看,大伯回来了!
  此时的大黑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凶样,而是懒散的趴在了地上,对着我吐着舌头摇着尾巴,刚刚的一切就好像是在做梦。
  大伯手中拎着两个大袋子走到了我的面前,眉头紧锁:“你和大黑在这里待一会,等会喊你就出来。”
  我还想问什么,可是大伯已经转身出去了,我在屋子里谨慎的看着大黑,可大黑似乎累了,懒洋洋的眯着眼睛,像是要睡觉,这个时候我就听见家里好像来人了,他们好像在抬什么东西。
 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,大伯喊我出去,去了大厅一看,我整个人都惊呆了,大伯竟然将家中布置成了灵堂?正中间的位置摆放着一具红木棺材,而那正中间挂着的黑白照片,竟然是我!
  难道……难道我真要死了?大伯现在提前为我准备身后事?
  大伯在棺材前面的供桌上插上了一对蜡烛,和一般的灵堂有些不一样,一红一白,还放着一些贡品,鸡鸭鱼样样不少,供香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家中。
  大伯看了我一眼,深叹一口气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红河给自己点上:“该来的还是来了。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12 21:1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我连忙跑到了大伯的身边,抓住了他的衣服:“大伯!我不想死!我不想和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一样的死了!”
  大伯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脑袋:“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到底怎么了吗?等今天晚上过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大伯抽着烟,满脸无奈的样子看着我说道:“你出生时候你娘因为羊水破了已经死了,你是从死人肚子里爬出来的,天生命贱,对你好的人,没一个有好下场,而且,你注定有一个大劫难,过了泥鳅都能化龙,不过,必死。”
  大伯狠狠抽了两口,直接用手指掐灭了烟头,然后弹在了地上:“我让你穿寿衣……”大伯说着忽然停顿了下来:“算了,现在和你说了也不懂,总之你记住,今天晚上会有阴差来勾你的魂儿,你要想活下去,就得办成死人,让阴差觉得你已经死了,这样兴许能逃过一劫。”
  大伯还说今天晚上他不能在家,叫我入夜后就睡进棺材里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能睁开眼睛起身,他会在公鸡叫第一声后回来,如果那时候我还活着,所有的事情都只能听天由命了……
  入夜,家中香火弥漫,为了看上更像死人,大伯临走前在我脸上擦了不少面粉,十分的煞白,躺在棺材里一动不动,活生生就是个死人。
  太安静,我竟然慢慢睡着了,谁也不知道那阴差什么时候会来,忽然,一阵开门的声音将我惊醒,我没敢睁开眼,是不是大伯回来了?与此同时,我听见了一真滋啦声,周围感觉暗了不少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